产业频道

热门推荐

传奇来了-龙城战歌

传奇来了-

斗罗大陆H5

斗罗大陆H

魔域来了之魔域神曲

魔域来了之

大天使之剑H5

大天使之剑

一刀传世

一刀传世

曾发行多款千万级月流水手游的飞流九天申请破产清算

2019-10-15 馨予 手游那点事

近日,一封来自北京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裁决书把北京飞流九天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简称“飞流九天”)重新拉回至公众视野。

据裁决书称,“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于2019年7月26日对被执行人的显示器进行了扣押并拍卖,并对被执行人的对外债权进行查找。执行过程中,本院受理了关于被执行人的破产案件。”

这位曾快速冲进国内一线手游发行商行列,坐拥多款月流水破五千万手游的发行巨头,如今却迎来了破产清算的结局。

而其曾经的母公司网秦(后改名“凌动智行”)更是于今年1月遗憾退市。连续亏损六年的网秦,在卖出飞流九天之后依旧无力回天。

若说幻想悦游是因为被母公司抽干资金而一步步走向灭亡,那么飞流九天就是倒在了股东利益纠纷的枪口之下。

一、10月10日飞流九天破产一事实锤,第一大股东史文勇三度成为失信人

飞流九天成立于2009年,并于2012年11月被网秦全资收购。彼时的网秦顶着“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股”的头衔,于纽交所上市敲钟,可以说是出尽风头。

然而就在上市后几年内,网秦便遭遇一连串打击:被做空机构浑水发布唱空报告,股价暴跌,财报涉嫌造假,更于2013年开始出现亏损。

在内忧外患同时夹攻之下,从2014年起网秦便打起了把飞流九天卖出以实现回血的主意。

几经辗转之后,飞流九天的股权落入了史文勇与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基金手中,其中史文勇持股占比为79.34%,为第一大股东。

原以为成功找到卖家接手的飞流九天终于能松一口气,谁知道,从2018年开始飞流九天就屡屡传出股东纠纷的消息。

就在2018年12月29日,新京报报道称因股权回购问题,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已批准对凌动智行董事长史文勇和原凌动智行子公司飞流九天名下银行存款合计约2.96亿元进行查封、冻结。

而更为魔幻的情节,便莫过于网秦的创始人林宇声称自己被史文勇绑架了414天,母公司创始人与(曾经的)子公司大股东之间的掐架再次成为众人焦点。

大股东明争暗斗之下,连带着严重影响了飞流九天的日常经营。无论是给合作方打款还是员工工资的派发,飞流九天的资金流状况只能用难以为继来形容。

在这一系列闹剧的发酵之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于10月10日发布公开公告,其中显示飞流九天申请破产清算一案已正式受理。

破产公告原文

与此同时,公司涉及劳动纠纷的执行裁定书更多达四十件以上。

据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显示,飞流九天涉及的执行裁定书多达130条,其中有不少申请人以劳动纠纷为由,要求公司赔偿人民币0.77万至5万元不等,更有甚者提出索要14.7万元的赔偿(京0101民初8203号)。

来源: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公司面临破产清算的同时,其第一大股东史文勇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史文勇已三度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最新的一则失信记录显示,史文勇因为未付清4477.75万元的款项而被列入失信人之列。

被执行失信人公示

二、曾跻身国内一线发行商行列,“内忧外患”之下的飞流坎坷发展史

如今的网秦已于2019年1月黯然退市,而飞流九天亦难逃破产结算的命运。但是若回顾中国手游行业的发展历史,飞流九天可以说是不可绕开的一家厂商。

飞流早在2012年就迅速建立了手游发行的业务路线,并在短时间内就跻身国内一线手游发行商行列,旗下多款发行手游月流水过五千万。

从产品上看,飞流曾发行火溶科技研发的《啪啪三国》,游戏公测流水过千万;曾发行傲世堂研发的《攻城掠地》在2015年的累计流水就超2亿元、活跃玩家近600万;发行的《全民斗三国》在登陆App Store的短期内,就获得付费榜单、免费榜单前三名……

值得一提的是,飞流发行的大部分重度手游在长线运营上的表现也非常不错。至今,《啪啪三国》《攻城掠地》《坦克风云:战地坦克》等游戏的运营时间均已超过了4年,但仍然保持着不错的吸金能力。

飞流官网上的部分发行产品介绍

而凭借旗下精品手游的良好运营与发行,飞流在2013年的拥有注册用户数就突破1亿,月活跃用户账号数也超过2000万。根据易观智库的数据,2013年上半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整体规模达到50.13亿元人民币,增长率达到66.1%。其中飞流占中国iOS发行市场36.6%份额,位居榜首。

在国内市场高歌猛进的同时,飞流也是国产游戏出海的先行者之一。据公开采访资料显示,飞流早在2013年就表示确立了手游全球化发行的路线,随后与完美世界、雷尚科技等厂商合作,在海外市场发行了《神魔大陆》《发射吧!硬汉》《苍翼默示录:战火重燃》等手游,涉及市场包括韩国、香港、台湾等等。

然而,在手游业务“飞流直上”的背后,这家厂商的发展之路一直饱受资本纠纷困扰。自2015年网秦“一年内IPO计划落空”、宣布出售飞流100%股权后,这家国内一线手游发行商,除了《射雕英雄传3D》《三国群英传-争霸》等优秀产品的流水成绩和行业表现,后续出现在大众视野中的便只剩股权纠纷相关消息。

回顾飞流的发展历程,毫无疑问的是它在手游方面的发行和运营能力是非常优秀的,后续对“IP”、“出海”等大趋势把握得也较为精准。最后落到破产境地,最根本原因恐怕还是“股权纠纷”。

2018年普遍的“游戏寒冬”降临,也直接加快了飞流被“推向悬崖”的速度。据伽马数据发布的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1339.6亿,增速仅达15.4%,为历年最低。外部整体行业的不景气、内部问题积重难返,飞流迎来了“内忧外患”的时刻。

结语

纵观整个国内游戏行业发展史,飞流绝对不是唯一一家因为股权纠纷而陨落的厂商。但是从国内一线手游发行商的巅峰滑落至破产清算的结局,飞流的遭遇未免让人感到惋惜。

猜你喜欢

相关阅读